蓬安县非遗艺人祝世华 传承弘扬“麦秆画”

       每逢夏收,把麦秆当作燃料在农村到处可见,有位艺人却将麦秆视为创作的“珍宝“。正因为此,蓬安多了一项民间技艺——麦秆画。

       踏着曲折古朴的青石板路,穿过一条寂静幽深的小巷,来到位于周子古镇一座沙砖青瓦房,这便是麦秆画老艺人祝世华的家。身着中山装的他正在一间面积不足8平方米的工作间内拼贴图案。这是他的第五幅作品。20年来,他只创作了《求》、《黄雀与玉兰》、《觅》、《歆》四幅作品。如此“数年磨一剑”,让人不难体会到麦秆画创作的艰辛。终于等到他休息,老人把自己精心收藏,也被媒体多次报道的这几幅麦秆画小心地摆在院坝里,再一次向记者讲起那些与麦秆画有关的故事。

每一根麦秆都是老人眼中的“宝贝”
       一幅作品40多道工序“与麦秆画结缘,是在1993年退休后。”祝世华说,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电视上看到了麦秆画,他想,麦秆农村不缺,用来作画原料不愁价格高,于是便潜下心来开始研究麦秆画。

希望技艺得以传承
       他多次到县图书馆去查阅资料,了解到麦秆画属于民间手工艺术,源于中原地区,是一种利用天然麦秆的自然光泽和材质,表现天地山川、百鸟虫鱼、人物风景、花卉动物等形态的艺术形式,在唐代曾是风靡一时的宫廷艺术品。对麦秆画有了一定了解后,祝世华开始尝试着创作。
       “我的麦秆画和其他麦秆画不同,其他人的麦秆画是平面的,我的画是立体的。”老人拿起他正在创作的画给记者看,只见画上的猴子体型浑厚丰满,身上的毛发清晰可数,那夸张的动作和顽皮的表情更是惟妙惟肖,很难想象竟是麦秆制作而成。“一幅作品通常需要割、漂、刮、碾、烫、熏等40多道工序。为了技艺创新,做出更加立体、生动的麦秆画,还需要制作大量的磨具和其他工具。”
从小痴迷雕刻艺术
       祝世华老人说,他从小就喜欢做手工,13岁时便能对着人和动物,捏出像模像样的泥塑。由于手工做得不错,上世纪60年代初期,他被选进了县文印社做雕刻私章的工作,也是从那时起,他更加深入地钻研起雕刻艺术。
       “门廊上的那几条龙就是那个时候雕的。”祝世华的老伴指着堂屋门上的装饰告诉记者,为了雕刻那几条龙,祝世华花了两个月时间。家人很不理解,说他每天尽做些费力不赚钱的事情,还要他出去找点事做。他不吭声,也不争辩,只是继续摆弄着手中的刻刀和麦秆。为此,老伴、儿女一个星期都不和他说一句话。
那个年代缺少工具,祝世华就自己动手做雕刻工具,还为此去铁铺学习了一个多月打铁技术;为制作模具,他跟泥水匠学习水泥预制件技术。直到1973年,蓬安县工艺美术厂发现了他的才能,请他担任厂里的技术骨干。慢慢地,好学的祝世华逐渐掌握了泥塑、根雕、石雕、木刻、面具模型、核桃雕、麦秆画、扎草龙、纸火等多门技艺。
希望有人传承技艺
       闲聊间,记者看到祝世华老人那双摆弄麦秆画20年的手已微微有些颤抖。对于传承自己这门技艺,祝世华心中不是没有合适的继承人,只是有些矛盾。“孙女从小就喜欢看我雕刻和泥塑,但我硬是没有教她,主要是怕耽误她读书。”
       “爷爷不教,我就偷偷学。”如今已在南充读大学的祝定玉告诉记者,她从小就看爷爷制作麦秆画,对麦秆画的制作流程已有了解。加之学习幼教专业的她通过绘画、剪纸等技艺的学习,已经具备了制作麦秆画的功底。如今在祝世华的指点下,祝定玉已能够制作简单的麦秆画。

       “我一直有个想法,借着蓬安大力开发旅游的大好时机,把我的作品投入到市场中去。”祝世华说,如果麦秆画能被市场接受,他会开办一个麦秆画加工厂,让有兴趣的年轻人既能来学习和传承这门手艺,也能得到可观的经济回报。

       同20年前一样,祝世华老人依然渴望实现自己的梦想。